散文家周晓枫写童话:创作者永远要在陌生领域里实践!

  多年以前,有人评价作家周晓枫的散文“具有某种童话的天性”。如今,以散文写作著称的周晓枫,真的开始创作童线日晚,周晓枫携首部童话作品《小翅膀》做客郑州松社,与作家邵丽、乔叶一同接受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采访,畅聊儿童文学创作。

  谈到为何开启儿童文学创作,周晓枫说:“一个创作者永远要在陌生的领域里实践,而不是在熟悉的领域徘徊。文学创作的美妙在于把‘我’变成‘我们’,就像打游戏过关,每一次都是想超越自己,做一个改变。”

  周晓枫做过20年文学编辑,现为北京老舍文学院专业作家。出版有散文集《斑纹——兽皮上的地图》《收藏——时光的魔法书》《你的身体是个仙境》《聋天使》《巨鲸歌唱》《有如候鸟》等,曾获鲁迅文学奖等奖项。从2017年开始儿童文学写作。

  涉足儿童文学,对周晓枫来说,算是一次意外。她曾经对儿童文学放过“大话”,“以前不喜欢那种甜蜜的文字,像是用一块好看的布蒙住眼睛,虽然是带给孩子安慰,但觉得欺骗不一定是保护。”

  没想到,这些话被有心的文学杂志编辑记住了,当一次出现儿童文学缺稿时,竟主动邀请她来写一篇。周晓枫也爽快答应,“应急”尝试创作了童话《小翅膀》,结果颇受读者喜欢。

  《小翅膀》故事讲述一个名叫小翅膀的小精灵,他的任务,是给孩子们送噩梦。然而,小翅膀用自己的聪明和善意,帮助孩子克服了恐惧,他自己也从中获得成长。

  主人公是“送噩梦的小精灵”,似乎色调有些暗,周晓枫解释说:“童话里也可以有黑暗,噩梦就像是钢琴的黑键,可以丰富音域性表达。”

  安徒生曾说:“当我在为孩子写一篇故事的时候,我永远记得他们的父亲母亲也会在旁边听。因此我也得给他们写一点东西,让他们想想。”

  在周晓枫看来,好的童话是成年人和儿童都能读的,尤其是父母愿意与孩子一起耐心共读,“好的童话是有一个成长期的,随着成长来阅读,像一朵花一样慢慢开放”。

  在朋友邵丽看来,周晓枫尝试创作儿童文学并不意外,“她心里还住着一个孩子”。

  周晓枫强烈的好奇心,曾让邵丽有过亲身感受。一次在杭州的笔会过程中,当得知渔民是夜里打鱼时,周晓枫坚持要在凌晨三四点爬起来,随渔民乘船捕鱼,最后冻得厉害。

  “我见到鱼的挣扎,鱼的喘息是出声的,我认识了成为食物之前的鱼的样子。”周晓枫接过话头补充说,其实,现实主义写作,我们作家的准备远远不够,设想鱼的状态,与从现场看到是不一样的,深入现场才能知道什么是现实主义。

  后来创作的童话是关于动物,周晓枫就真的到动物园体验了饲养员工作,她发现一天下来,几乎都在处理动物拉粑粑。

  “花时间接触,哪怕是消耗和等待,都是创作省力的捷径。”她说,认识是从内心生长出来的,写个东西如果不了解,便会下笔不坚决,会犹犹豫豫,文字实际上也没有真正行进起来。

  有了第一次尝试,周晓枫不再把儿童文学作为“假想敌”,并马不停蹄地创作了第二部童话《星鱼》。

  有趣的是,越来越多的作家开始投入儿童文学创作。乔叶在今年也创作了一篇童话,她认为,丰富性和复杂性是可以共存的,儿童文学不是只能特别简单稚嫩的。

  比利时作家弗郎兹·海仑斯曾说:人的童年提出了整个一生的问题,但找到问题的答案,却需要等到成年。乔叶对这句话非常认同,她说:“写儿童文学的都是成人,因为孩子是生在此山中。恰恰是成人才不再有童年,脱离了之后才能相对完整地回视它。”

  “我也准备写儿童文学了!”一番畅聊后,邵丽也表态要加盟“童话大军”,原来家里外孙常抱怨,她写的很多书都不是给他们写的,她想为孩子们写一个作品。

  “其实儿童文学没有真实的壁垒,我觉得在写作上,恰恰团结不是力量,是需要孤身一人前往的,像孤狼那样闯荡,而不是靠着羊群取暖。”周晓枫说,希望不断有人参与儿童文学创作,新鲜血液的加入肯定会扩充这个圈子,带来活力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